一帶一路教學所必須的背景知識: 歷史和現況(上)

1687
隨着「一帶一路」政策宣講,這個課題也自然而然進入通識科的課題,成為教學和探究的議題。看過坊間業界一些為數不多的「一帶一路」通識科教學材料,還是那種通病:介紹課堂教學設計的多,介紹課題教學內容的少。誠然,這個題目的確非常新鮮,沒有多少成熟的參考資料可供中學教育使用,但這也不等於可以淡化處理課題內容。
 
 
筆者認為,有關「一帶一路」的背景知識,至少包括兩方面:一是歷史背景的知識,二是當下現況的知識,兩者缺一不可。先說歷史背景知識,聽過一些有關「一帶一路」的講座分享會,不少人似乎連東南亞和南亞,甚至和中東都不大分得清楚,甚至認為毋須分清,大而化之,就當是同一碼事,這完全不能接受。先不說歐洲發達國家, 「一帶一路」沿途國家依照它們不同的歷史背景,起碼可以分成五類:
 
 
一、連接中國新疆的中亞細亞伊斯蘭國家,也就是哈薩克、塔吉克、吉爾吉斯等。除了阿富汗之外,其餘都是從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獨立起來的;
 
 
二、東南亞國家,這對於香港人來說相對熟悉一些,包括整個東盟成員國全部,大約東起菲律賓,西至緬甸包括之;
 
 
三、南亞國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以及馬爾地夫等島國,大部分都是前英國殖民地;
 
 
四、中東國家,包括從西亞到北非的所有阿拉伯國家,以及不屬於阿拉伯民族的伊朗;
 
 
五、最後就是脫胎於前蘇聯的俄羅斯和歐洲的烏克蘭、白俄羅斯等國家。
 
 
要通曉這五類國家的歷史,這是不可能的,也沒有必要,但好歹應該知道它們之間的區別,尤其是它們於西方發達國家和與中國之間有着什麼不同的歷史交往經驗,這一點尤為重要。
 
 
一般說來,中亞細亞國家與中國的歷史淵源雖然悠久,但在近現代的交往歷史並不十分複雜,特別是沙皇俄國和蘇聯把這個地區完全併入了領土之後,中國也好,西方也罷,只能透過與前蘇聯交往才能非常有限地接觸此地。因此,這倒真的不必過於糾纏在歷史上的細節,只須集中在當下現況便可。有些介紹的材料過於沉浸在絲綢之路的歷史鄉愁當中,所以把這裏的古代歷史說得太繁複,反而減低了對現況的關注。關於當下現況的知識,下一篇才說。
 
 
至於東南亞國家,情況就複雜多了。當然也沒有必要從鄭和下西洋開始說起,起點應該放在二戰前的西方殖民勢力劃分,以及更重要的是放在二戰之後,東南亞國家如何進行反殖統治的民族解放運動,中國的「輸出革命」如何介入了當地的民族解放運動甚至其他事務,從而造成了東南亞國家普遍對新中國有什麼樣的印象,以及西方國家尤其美國是如何利用東南亞成為反共反華的軍事同盟工具。千萬不要低估了這三點內容的重要性,二戰後或者說冷戰時的東南亞國家對新中國的觀感,可以說一直影響到當下的中國。例如,為什麼這麼多東南亞國家會有排華行動呢?背後原因雖然多,但四九年之後的中國如何處理與東南亞國家關係,也是直接塑造東南亞國家對中國的態度,乃至對當地華人的關係。
 
 
而南亞國家也是另一回事。二戰前印巴是同一個國家,是英國最大的殖民地,因此對西方的關係即使不是敵對,也是不那麼信任的。二戰之後的反殖民獨立運動,基本上與中國沒有什麼關係,中國沒有像介入東南亞那樣介入南亞。但是,1962年因為英國殖民者留下來的中印邊境糾紛,最後打了一場大仗,中印兩國就結下了仇怨。而與此同時,印度與巴基斯坦又因為領土糾紛而打更大規模的戰爭。故此,中印巴三國關係,乃至與其他小國之間的關係,也直接影響到「一帶一路」的落實。
 
 
最後是俄羅斯等國,在前蘇聯時代,中國與它的關係可以說是大起大落,好則成兄弟同盟,壞就成敵人對手,加之以地緣邊境上的接壤,中俄關係是不論好壞都注定要緊密。故此,筆者建議大致了解一下中蘇交往的歷史便可以,但重點放在當下。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 鄧飛
 
(2016年3月8日 大公報 B17)
圖片來源: HK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