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教學所必須的背景知識:歷史和現況(下)

1397
蘋果日報圖片
上兩期分別談到有關「一帶一路」的教學必須掌握歷史背景知識,以及必須掌握的現況背景知識。關於現況,上一期主要介紹中國與沿線國家的經貿和技術合作關係上,這一期主要講是中國與沿線國家的政治關係上。本文還是如上兩期一樣,略去中國與歐美國家在「一帶一路」上的關係,集中談及東南亞、中亞細亞、南亞、中東。
 
 
除了南亞的巴基斯坦之外,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幾乎沒有與任何國家建立過類似政治軍事同盟的外交關係。冷戰早期與前蘇聯有中蘇同盟關係,帶有很強的軍事同盟和經濟援助的關係。冷戰一直到今天,條約上還與朝鮮保有軍事同盟關係,儘管實際兩國關係變數很大。除此之外,中國基本上奉行不結盟(政治軍事)的外交政策。這是充分吸取了早年的經驗教訓,而在今天全面發展經濟的國策之大前提下,中國主要是與周邊國家建立經貿關係,尤其是彼此豁免關稅的自由貿易區關係,以經濟互惠來促進彼此和平友好發展,同時也用不進行軍事政治結盟的和平友好發展關係來促進彼此經濟貿易的互惠。
 
 
首先是東盟國家,也就是本身結成同盟的東南亞十國。由於歷史的原因,新中國與許多東南亞國家的關係都處於不那麼信任的狀態,不僅在南海問題上有所爭端,而且在彼此交往上有過不少敵意往事。但是,中國經濟的飛速發展,又使東盟國家非常艷羨,同時中國也需要與東盟國家發展良好的經貿和政治關係。故此,中國與東盟各國可謂既努力發展經貿關係,又同時保留各自對彼此爭議的看法,說得直白一點,就是既做買賣,又做鬥爭。2010年開始,中國─東盟十國自由貿易區全面展開,中國對東盟貨物幾乎降到了零關稅。另外,中國高鐵等項目逐漸延伸至整個東南亞,尤其中南半島。但與此同時,中國與越南、菲律賓等國家在領海問題上依然非常僵持不下。因此,在探究「一帶一路」課題時,東南亞國家與中國的關係,要分清哪些方面是友好發展,哪些方面是僵持爭端的。
 
 
然後是中亞國家,此處正是絲綢之路必經之地,更是地近中國新疆,彼此民族和宗教相近,政治軍事和國家安全的意義可能還超過了經貿意義。這裏必須了解一個以中國為主導的區域性跨國組織──上海合作組織。2001年,中國與中亞細亞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烏茲別克斯坦四國,外加印度、巴基斯坦和俄羅斯,在上海簽署成立該組織,簡稱「上合組織」。雖然這個組織不是軍事同盟組織,因為它明文規定不針對任何第三方國家,但是跨境反恐怖尤其是反極端主義恐怖活動,往往成為這個組織的重要合作內容。「一帶一路」的經貿拓展是必經中亞的,不有效遏止此地區的恐怖主義活動,其他發展都是寸步難行。故此,上合組織是中國在這個地區一個非常重要的國家之間政治關係的發展平台,說白了是帶有準軍事的性質。
 
 
歷史恩怨延續今天關係
 
南亞包括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馬爾代夫等國家。這裏最為複雜的莫過於中、印、巴三國關係,彼此之間的政治關係宛如魏、蜀、吳三國演義。印度與巴基斯坦因為分裂自英屬印度,歷史、宗教和邊境爭奪的的原因使得兩國關係非常差。同時中國與印度又因為西藏問題而曾經在六十年代打了一仗,雙方關係在邊境問題上仍然是劍拔弩張,這又促成了中國和巴基斯坦建立了準軍事同盟關係!因此,在探究「一帶一路」在南亞方向的發展時,這些從歷史恩怨延續下來到今天的亦敵對弈合作,必須清楚了解。
 
 
最後是中東國家,由於歷史上新中國與中東國家幾乎從來沒有敵對衝突過,相反中國一直支持中東國家反抗西方殖民主義、霸權主義,中國在處理與中東國家之間的關係上,反而比其他地區輕鬆多了。本年一月,中國政府正式發布了《中國對阿拉伯國家政策文件》,非常清晰地闡述了中國對中東地區的基本政策立場,值得一讀,也不難理解。
 
 將軍澳香島中學校長 鄧飛
(2016年4月12日 大公報 B14)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