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Count is 19663.


旅行日期: 2016/05/11

無法預計的一天

image

又係時候同西伯利亞講byebye! 有機會都好想留耐啲,唯有等下次啦!我地早機飛莫斯科,本身係9:30機,但條肥蟲二就睇錯咗做8:30。結果,冇壞嘅,咪浪費哂啲瞓覺時間係機埸呆等。公共交通工具要7點有得搭,我地唯有book架的士6:00係hostel前等,吾係好貴港紙20。好啦琴晚執定backpack,較好兩個鬧鐘。set咗5:30都可以遲,遲到要留下位靚仔拍門吹我地快啲。係呢度要提醒各位要去俄羅斯嘅朋友仔,book咗的士千其吾好醒到,因為要加錢咖… 我地遲咗十分鐘就比咗$35,肥蟲一個心仲赤赤痛!

因為之前張電話卡出現咗問題,所以即刻買過張。個職員識講英文,終於!終於!係街上搵到個識講英文嘅人啦!

image

image

image

之後我地搭地鐵去hostel。其實莫斯科嘅地鐵幾容易搭,前提係吾好睇錯俄文地址就得。肥蟲一就係因為睇錯,就由港島去咗新界,白白嘥咗時差賺番泥嗰5個鐘。好笑係兩條蟲出咗閘聞到花香撲鼻,一心諗住有個好開始,開咗google map發現吾對路仲質疑係地圖出錯,睇咗兩睇先知自己白痴低能兼冇腦!

image

image

image

 

 

 

係hostel放低咗啲嘢之後我地就急急腳咁搭地鐵去一間孤兒院”撞彩”。係咁嘅,琴晚肥蟲二就收到一封email, 就話有間孤兒院嘅負責人今日想見我地。冇錯,我地得一晚時間考慮,然之後我地就兩手空空咁摸上門,好即興!行咗好耐終於到,今日個負責人帶我地周圍行吓了解咗成間孤兒院嘅運作同埋坐底講吓理念。因為佢地吾係好識講英文,所以有位同我地一直有聯絡嘅女人幫我地充當翻譯(佢係嚟自另一機構)。

image

Saint-Sophias Orphanage係一間特別嘅私營孤兒院,有東正教背景。有別於一般嘅孤兒院,呢度只住咗21個小朋友,年齡介乎5-17歲。佢地吾洗一大班人住一間房,亦吾洗着制服。佢地嘅理念係關懷同獨立。21個小朋友會分成4組,每組4-6個小朋友,每一組就好似一個家庭咁。每一個小朋友有自己獨立嘅房,有自己嘅衫褲鞋襪同玩具。有自己獨立嘅時間表,只有食飯嘅時候先會大家聚埋一齊。呢一間孤兒院就好似一個大家庭,佢地只會住一年,係呢一年佢地會有吾同嘅專業人士教佢地溝通同學識自理。普通嘅孤兒院只着重關懷,吾會培養佢地嘅興趣,但Saint-Sophias會投放大量資源培養佢地嘅專長。佢地好希望一年後每位小朋友有一個真正嘅家庭,盡量避免遣返翻去普通孤兒院舍。今日我地純粹係了解一下,為星期五嘅探訪做準備。

image

啊,係俄羅斯夜晚8點先天黑,我地成個trip不斷穿越冬夏天,琴日仲係凍到震跌到落零下幾度。今日就熱到死咗…見仲咁光猛,行經一個商場,就入去個超市執平貨。

image

買咗個急凍pizza,一枝cheap vodka同大枝裝可樂,好似兩個外賣仔咁返hostel開餐。沖完個靚涼就打算去叮pizza, 望住個俄文微波爐呆咗,個腦打哂問號?????好好彩琴日幫我地checkin嘅職員好好心咁走過泥幫我地手!我地坐埋一邊傾傾傾,佢就幫我地叮叮叮!白痴嘅我地到而家都係吾識用個微波爐,唉~題外話,一開始我地又以為人地係”飛仔”,但點知係我地錯(佢原來瞓我地隔離床),直至呢一刻我地遇到嘅俄羅斯人都係外冷內熱,超級熱心又正直好人。

正當我地以為今晚回歸平淡嘅時候,個天又一次耍我地。叫得兩條肥蟲,夜晚梗係着到爛身爛勢,肥蟲二仲夠膽死着住條馬騮睡褲踢拖,唉總之就好似兩個花師奶咁啦!拎埋枝vodka諗住係common room開餐之際,有個人入咗嚟!

請大家一齊ff一吓,西裝骨骨(上身),戴黑色眼鏡,有個髻,總之望落相貌堂堂幾stylish嗰範。佢拎住個外賣袋似啱啱放工,一見到我地佢即刻超有禮貌咁講聲good evening,又握手,又自我介紹,David問可吾可以join我地。咁我地實話得咖,超錯超錯!坐到落嚟,離吾開嗰幾條問題:你邊度嚟咖?第一次到俄羅斯?係度留幾耐呀?…之後入正題,知道我地嚟自香港之後,同我地講佢都有幾個香港朋友,咦!咁我地緊係追住問你嚟過香港咩之類…原來係從未嚟過。佢所謂嘅朋友原來係係愛沙尼亞首都識嘅一個女仔,再細問一吓,佢地原來有some kind of a relationship…請大家自行聯想。之後佢居然望住肥蟲二條馬騮睡褲,話咩一見到呢款褲就知道係嚟自香港,咩asian stereotype, 邊個會眼定定望實人地條褲咖。好笑係佢仲好意思問呢隻係咩公仔,肥蟲二已經一臉嘔心咁望住佢。轉話題後,知道呢位仁兄係德國人,肥蟲一就諗都冇諗話自己學緊德文,結果被一秒K.O… 好啦再轉話題,講佢住邊。佢話遲啲去德國可以去佢嗰度瞓,話自己有做開airbnb,長期有間房比人瞓,又問我地瞓dorm定獨立房,話佢嗰度有私人廁所朝早吾洗同人逼。佢吾係遊客,只係I.T人嚟莫斯科工幹一個月。話揀hostel吾揀酒店係因為可以識到一啲special people… 全程飲咗三枝酒兼keep住危險眼睛,仲想叫我地夜啲去飲酒,我地淨係想快啲飛甩佢,後尾我地借啲咦走咗。



背包客資料

自從我倆在日本九州嘗試做了第一次背包旅客後,明瞭旅行不止玩樂,更在於與當地人及其他旅遊者的交流,自此便對背包旅遊深深着迷。不同於普通走馬看花的旅行團,背着背包平實走進社區、結識不同背景的朋友、了解彼此的故事。每次的背包遊,認識到的朋友往往成為旅程的亮點。是次旅程我們有機會接觸當地接待家庭、協作單位和受助人士。我們計劃當沙發客,入住莫斯科接待家庭。從中窺探當地人的日常生活,的相處中彼此可作文化上的交流,例如飲食和分享社會議題。我們亦認為在旅行的同時可回饋社會,履行世界公民的責任。在過程中,雙方互動建立互信,友誼非公式,往往出奇不以,卻深刻真摯。
旅遊貼士:
遊記分類 :
地區分類 :
俄羅斯
洗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