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Count is 11668.


旅行日期: 2016/06/08 00:00

失落沙洲,在珊瑚海中尋回慢活,尋回愛

作為一個心智發展健全嘅人,人生當中各種嘅第一次我地絕對係難以忘懷。第一次心悸動嘅分秒,第一次對漫天星空嘅訝異,第一次感到生命脆弱嘅無奈;抵達馬爾代夫嘅次日,已經令我地對呢個地方產生憐惜眷戀之情。

 

「隨時間的海浪漂流」,「尋找失落的沙洲」。碧波蕩漾,藍天白雲,搭住「大飛」劇烈搖曳,清涼浪潮無減我地隨之蠢蠢欲動嘅弄潮mood。早三個鐘嘅日晨襯搭住暖暖和風,在水中央嘅炎夏唔見得份外侷促。早應適應煩囂都市空調生活嘅我地偏偏有如鄉里出城,響一望無際嘅「真。沙洲」東拍西影處處留情,無改港人本色;殊不知同行英國旅人早已同當地嚮導打成一片,漸漸地,習慣旅遊分秒有如白駒過隙嘅走馬燈出遊方式嘅我地總算放低相機,同時放低急切嘅心態,放慢心情享受短短嘅hea-moment。呢個除左係Sunny第一次學識游水嘅難忘體驗,更係我地第一次學習慢活嘅好開始。

 

破浪乘風,本來半濕嘅沙灘褲都乾翻八成。到達另一外島之後,我地同島上嘅一群野貓咪以及親切嘅蚊子食過午飯,一客茄汁鮮吞拿螺絲粉同我地呢四客新鮮血液生成器。為左避免熱情嘅貓咪瘋狂撒嬌以及蚊子熱舔我地大腿,我地催住嚮導加速帶領我地向眼下嘅珊瑚區進發。雖然漫漫游出海崖邊第一次得見崖上五花百門嘅珊瑚同熱帶魚,但更為震撼嘅居然係浮潛一路一片片有如戰後遺跡嘅白化珊瑚。雖隨住數條偶爾離群嘅珊瑚魚,通常都能夠發現有如死城廢墟嘅白化區中尚在苟延残喘,難得少見健在嘅小珊瑚。但為數不多嘅「生還者」更顯出白化嘅嚴重,教人沿途無不暗暗嘆息。

 

FHD0108dFHD0108b

白化是死亡的前兆,只有當環境變壞,例如水溫太高、水變混濁或光線不足時,先會造成共生藻死亡或離開並失去顏色,只剩下灰白嘅珊瑚蟲,奄奄一息地附著在骨骼上;越洋俯瞰一眾白骸,眼前嘅唔只係生態嘅脆弱,更睇出我地此等所謂高等智慧生物對自然嘅影響。每日自以為唔自覺嘅耗電,每分唔為意嘅浪費都造成毀左一個生態圈嘅元凶,人生前花費嘅無限,換來嘅只係令到遊人嘅「臉上始終夾帶 一抹淺淺的無奈」。

 

 

希望「深埋珊瑚海」嘅,只會係「愛」,唔再係「無奈」。FHD0108a



背包客資料

普遍香港人認為馬爾代夫只有「陽光與海灘」和各種水上活動,我們期望領略馬爾代夫風光的旅遊業背後,當地環保問題及平民百姓的生活和文化的模樣。此次旅程中,我們透過探訪及了解當地垃圾問題及回收行業,及與當地人的交流和不同活動,藉此推廣環保概念及體驗當地及文化:日常生活、飲食習慣、語言、體育及歌舞等,打破固有刻板印象。
旅遊貼士:
遊記分類 :
地區分類 :
馬爾代夫
洗費:
USD$5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