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Count is 1474.


旅行日期: 2018/06/20 16:00

Jamison Has a Dream

一抵達布拉格,我們就出發去第一個任務地點Zbiroh nádraží。 Zbiroh曾是布拉格 (Prague) 和皮爾森 (Plzeň) 兩個主要城市的中轉站。後來,因為鐵路企劃,車站路軌被空置。

WhatsApp Image 2018-07-15 at 3.34.02 PM

幾年前,最後一班火車駛離了Zbiroh,而鄰近的Karez火車站徹底取代了Zbiroh的用途。三年前,Jamison以5萬美金 (大約40萬港元) 買下了這座破敗的車站。自此,這座車站被賦予了新的價值和意義。

Jamison是一個捷克籍澳洲人。在11年前,他移民至捷克,定居於布拉格。或許因為許多歐洲活化古跡的例子帶來了靈感,也或許是人生來到了轉捩點,他買下了Zbiroh,並開始了活化舊車站的漫長工程。最近,一個非政府機構在舊車站成立,推廣電車歷史。

IMG_0833

Zbiroh是一個偏僻的小鎮,緊連Karez和Borek兩個小鎮,而Zbiroh正正坐落於三小鎮的中心。既為一個舊城鎮,Zbiroh也存在一個舊城鎮的通病 – 缺乏舉辦社區活動的公共空間。因此,Jamison打算將Zbiroh活化成貫通三小鎮的社區中心。完工後,Zbiroh將會舉辦一些簡單的電影分享會,舊車卡展覽,關於創業的講座等等多姿多彩的活動。

IMG_0664

焦點回到活化工作方面,Jamison透過Workaway這個平台尋找義工。與工作假期不同的是,活化工作並不會帶來薪酬,但他會為義工提供免費的住宿和素食的膳食。每日工作的時數只有5小時,所以義工們可以利用空餘的時間去布拉格或是皮爾森觀光。Jamison是一個才多識廣、風趣幽默的人,所以和他相處的時候,總不用擔心冷場,沒有談資。

在我們的義務工作期間,Jamison和我們聊了捷港差異、政治、鐵路、種族融和、人事管理、環保等多不勝數的話題。他還親自開車接送我們去皮爾森啤酒廠,還有附近的城堡觀光。

據Jamison所述,他曾經邀請十人以上的義工團體進行活化工作。淺而易見的是,活化翻新的進展很快。然而,他認為這種工作模式,令他和義工的關係變得疏遠。一旦人數超出負擔,他就無法像對待我們這種小團體一樣,為義工煮食,帶義工觀光。因此,相對於翻新的效率,他著重的是與義工們的交流與關係。

我們獲分配的的工作是打磨 (Sanding),負責除去車站舊門窗上的掉色的油漆和發黴的木頭表面 (Jamison喜歡這種自然的風格)。我們首先用熱風機加熱油漆,讓油漆失去粘性,然後用鏟把剝落的油漆鏟去。對於發黴的木頭,我們會用手持的磨砂機把表面打磨至露出原木的顏色。經驗之談,每天五小時的勞動絕不輕鬆,但一個星期以後,當我們看到原來殘舊的門窗煥然一新,那份成功感,已經是最好的收穫。

WhatsApp Image 2018-07-15 at 3.24.58 PM

(Jamison示範用打磨機去掉木門的舊油漆和殘餘的木屑)

在車站的閑餘時間裏,我們會坐在廢棄的車軌上觀星。舊車站附近沒有香港的高樓大廈,遼闊的星空一覽無遺,正是觀星的好地方。我們還可以看到車站三只小貓 – Gatcha、Chu-Chu和Mindy,上演真實版「Tom & Jerry」。

WhatsApp Image 2018-07-15 at 5.20.57 PM

在舊車站的七天裏,我們完成了任務當中的訪問,以及對交通基建的視察,更瞭解到捷港兩地差異,以及華人文化在捷克的融和等 (例如歐洲人對中國的易經八卦、道家、茶餅和中藥等深感興趣),可說是超額完成。Jam與我們交換了WhatsApp和Facebook,亦回應了我們的邀請,說他和他的台灣朋友都很期待第一次前往香港的旅行。



背包客資料

探索捷克的鐵路世界
旅遊貼士:
遊記分類 :
地區分類 :
捷克
洗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