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Count is 20165.


旅行日期: 2016/05/14

肥蟲版人在野 (第一回)

我地一行八人連教練,肥蟲一二係唯一兩位遊客,其他都係當地人,好彩都有一兩位識講啲英文。由莫斯科市中心搭2小時火車去到邊境小鎮Shatura,再搭30分鐘巴士到一條荒廢小村。呢條小村已經有幾百年歷史,但係二次大戰前當地居民被迫離開家園,因為shatura被用作生產兵器既地方,一直佔用直至蘇聯解體。從木屋牆上壁畫都感受到蘇聯時期濃烈既政治色彩。image

image

去到森林入口教練俾幅地圖我地睇幾分鐘,而且仲叫我地背咗個地圖。因為當流浪野外既時候,可能剩係得幾分鐘俾你睇。肥蟲們連平時有地圖行山都會行錯,更何況無地圖,不過好彩其他組員都仲記得,而且森林都叫做有小小指示,順利到咗教練要我地去既地方。

image

image

教練叫我地分做兩組人,各自去揾識合既紮營地點。一踏入叢林就知大獲,成千上萬既蚊開始不停圍繞著你,而且攻擊性強勁。肥蟲們真心想叫架直升機巴士之類離開呢個鬼地方,但無奈參加咗點都要涯到聽日先走得。揾好個地方,之後教練大概示範同講解下點樣用樹幹樹葉起營。肥蟲們首先去揾樹幹,由於唔可以破壞生態,剩係可以用死咗既樹,但又唔係每種木都岩用嚟支撐,因為有啲好易燃,有啲又太多水唔夠硬,揾咗好耐搬咗好多次大大碌既樹幹先揾得岩。之後到揾樹葉擋風擋雨,用既樹葉係帶針既,其實成棵樹都生滿針。之前教練叫我地帶既係small knife,所以肥蟲們就帶咗萬用刀,但去到其他人既small knife 係大過屋企把切生果既刀,用嚟斬樹,所以肥蟲們都唯有收埋把”small knife”用手扯啲帶針既樹枝出嚟。真係每下都係有血有汗。後來其他組員都差唔多起好,我地仲揾緊樹枝,有位姐姐就借咗佢把刀俾我地用。

image

究竟攞幾多樹枝先夠?下圖為一次攞既份量,基本上攞起咗就睇唔到路。肥蟲們來來回回搬咗六七次左右,唔好忘記啲樹枝樹葉係有針架,而且啲蚊既攻擊係從未間斷過咁針你。好想放棄但為咗今晚有瓦遮頭,都唯有頂硬上。最無助係起到一半,個shelter塌咗落嚟,肥蟲們呆咗。教練同其中兩位高大中年組員見到我地咁既樣,就幫我地用樹木整返好個架,我地就再加返樹枝樹葉上去。image

整完個shelter都差唔多天黑,教練就教我地起火,用火石同刀之間既摩擦去整啲火花出來燒著啲超薄樹皮。教練試咗兩三次就燒著咗,肥蟲一二嘗試咗起碼五十次先起到火,順帶一提啲蚊仍然係超多不停纏繞住肥蟲們架,由踏入森林至起完火當中全身已經俾蚊針咁三十幾下有多,連頭皮,眼眉都針咗幾下……

image夜晚教練就已經煮好晚飯,用黑胡椒,牛肉,飯煮到有啲似糊仔咁食。之後坐係自己個營下面前面係自己起既火,飲住岩岩煲好既黑茶,呢刻先明白到原來起一個家有瓦遮頭係唔容易架。

image夜晚我地八個人輪流當更,睇住啲火同keep住有火,有位中年男組員仲好似成晚無訓不停幫大家加木睇火,十分warm!image

image


背包客資料

自從我倆在日本九州嘗試做了第一次背包旅客後,明瞭旅行不止玩樂,更在於與當地人及其他旅遊者的交流,自此便對背包旅遊深深着迷。不同於普通走馬看花的旅行團,背着背包平實走進社區、結識不同背景的朋友、了解彼此的故事。每次的背包遊,認識到的朋友往往成為旅程的亮點。是次旅程我們有機會接觸當地接待家庭、協作單位和受助人士。我們計劃當沙發客,入住莫斯科接待家庭。從中窺探當地人的日常生活,的相處中彼此可作文化上的交流,例如飲食和分享社會議題。我們亦認為在旅行的同時可回饋社會,履行世界公民的責任。在過程中,雙方互動建立互信,友誼非公式,往往出奇不以,卻深刻真摯。
旅遊貼士:
遊記分類 :
地區分類 :
俄羅斯
洗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