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Count is 19940.


旅行日期: 2016/05/10

旅行總遇上不同故事的人

image 肥蟲二人與Rene的合照

對Rene先生的first impression係基於電話上的交談。上上回提到肥蟲二人打俾hostel求救去Olkhond Island的方法,後來hostel幫我地係minibus留咗位。幫我地留位的就係Rene,去到hostel佢樣貌和藹可親,幾有笑容,而且英文流利。同佢係電話上的語氣唔太一樣,可能因為講電話𠴱陣佢重覆講幾次,我地都聽唔清楚,佢有啲發嬲語氣有啲重,肥蟲二仲一直耿耿於懷,直到開始交流才釋懷。後來一次言談間知道佢屋企係西伯利亞以北的地方,經常去不同地方遊歷,一次去過貝加爾湖之後就留底咗,係hostel一做就五六年,亦不時參與義務工作。能夠隨心遊歷找到一個喜愛的地方定下來工作,隨遇而安,係一種福份,也許係唔少香港人既願望,但又有幾多人做到呢?「想」永遠都容易,「做」才考驗你堅持同決心有幾大。

image Alex背影 image Alex操刀的照片

Alex先生都係hostel既職員,第一晚肥蟲二人去睇日落,佢就係坐咗係遠啲既位置,一個人靜靜地欣賞日落。佢見我地用腳架影相就熱心走過嚟幫我地影,而且仲左度右度揾個靚位影。到第二日又係見佢係度睇日出日落,幾乎每日good morning、good night都係同佢講先。言談間透露出佢熱愛大自然,只係更鍾情於貝加爾湖。來自莫斯科以南既城市,近伏爾加河流域,同Rene一樣一次遊歷就留底咗係度。我地臨離開時諗住同佢影相留念,但佢婉拒,話未預備好影相。我地心諗:影相留念啫,唔使咁姿整掛。原來膚淺既我地搞錯咗,佢意思係未預備好真正的自己,「not ready for life」。睇嚟佢人生中迷失了自己,留係貝加爾湖呢個潔淨心靈既地方,係希望嘗試尋回自我。香港這個壓抑的都市,急促的生活節奏中,連按着自己的步伐生活也十分困難,人云亦云好像無法避免,選擇繁華都市的生活放棄自我,還是忠於自我放棄隨波逐流的生活,同一世界能有不同態度,只取決於你的價值觀。

image 遊覽貝加爾湖拍照留念,左一為韓國女孩Eun Ji

image

image 右一為俄羅斯朋友,來自伊爾庫次克
來自韓國的女孩係搭車去Olkhon Island車上認識的。由於俄羅斯的語言不通而且有一定危險性,一個女子隻身走到西伯利亞旅遊,難免引起我們的好奇。一問之下原來她是由外蒙來西伯利亞,在外蒙working holiday已有一年多,只是藉一星期假期到伊爾庫次克旅歷。她外表並非強悍型女孩,而是比肥蟲二人更女性的女孩子。一個女孩離鄉背井到外蒙生活,對家鄉的不捨,對親人朋友的思念,偶然感到的孤獨寂寞,雖然全都獨自承受,但得到的是獨立,敢於接受新事物,衝破自我的能力。其實肥蟲二人自從開始做背包旅客後,亦打算working holiday,當然不是玩樂為主而是希望能融入一個新的社區新的生活,看到她Eun Ji的勇敢更加確立我們的心。短短兩天一起旅覽貝加爾湖而且還協助我們拍跳冰湖的片段,友誼雖不算深,但短暫相聚令人更珍惜這段友誼。

今早離開Olkhon Island前所拍的照片:

image 最後Olkhon Island早餐

image

image

image



背包客資料

自從我倆在日本九州嘗試做了第一次背包旅客後,明瞭旅行不止玩樂,更在於與當地人及其他旅遊者的交流,自此便對背包旅遊深深着迷。不同於普通走馬看花的旅行團,背着背包平實走進社區、結識不同背景的朋友、了解彼此的故事。每次的背包遊,認識到的朋友往往成為旅程的亮點。是次旅程我們有機會接觸當地接待家庭、協作單位和受助人士。我們計劃當沙發客,入住莫斯科接待家庭。從中窺探當地人的日常生活,的相處中彼此可作文化上的交流,例如飲食和分享社會議題。我們亦認為在旅行的同時可回饋社會,履行世界公民的責任。在過程中,雙方互動建立互信,友誼非公式,往往出奇不以,卻深刻真摯。
旅遊貼士:
遊記分類 :
地區分類 :
俄羅斯
洗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