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Count is 11374.


旅行日期: 2016/04/28 19:00

機艙裡發現重慶大廈

還未有Anson的最新消息,飛機便起飛了。由香港前往曼谷,航程需要約三小時。這時間足看一齣電影,可以小睡片刻,也可以認識一個只有九萬份之一機率相遇的鄰座朋友。

 

他是Wasi,來自巴基斯坦,對香港生活讚不口。

IMG_6572

 

Wasi來了香港五年,在香港做生意,並且有意把家族成員從杜拜搬到香港。

 

依稀記得,兩年前我曾到杜拜,當地有許多巴基斯坦與印度人。清晨從機場到市區,我跳上了的士到hostel。的士司機問我來自哪裡,我Hong Kong。他聽後十分熱情,Pakistan and ChinaWe are friends。在四十度的高溫下,的士也不會涼快許多,他還不斷向我介紹著杜拜的旅遊景點。

 

那幾天在杜拜,有一次我到一間細小的餐廳吃早餐,當中有一個熟客來自巴基斯坦,他見我黃皮膚黑頭髪的亞洲人樣,便以中文向我交談。他不斷問我來中國工作的可能性⋯⋯

 

Wasi一邊喝著紅酒,一邊著自己住在愉景灣,在香港從事國際貿易,在官塘有自己的辦公室。我問他這次為何去曼谷。他笑自己是從曼谷轉飛機到科倫坡,到當地了解各種手機的價格。這時我便開始意識到Wasi應該是從事國際手機貿易。

 

我記得在讀書的時候,讀過人類學系教授Gordon Mattews《重慶大廈》一書。香港人對於重慶大廈的認識大抵是那裡有許多南亞人,或者那裡有特色的咖哩。而對重慶大廈的想像,也大概是罪惡的溫床,途人經過,遇上來自南亞的朋友,都會加快步。

 

《重慶大廈》帶我們重新認識這個「在世界中心的貧民窟」。當地有來自超過120個國家的買家在進行貿易,利用在香港免簽停留的兩星期,在重慶大廈購入大量的二手舊手機與電子零件,進行翻新後回到本國進行轉賣,以賺取高額利潤。在南亞與非洲的國家裡,那裡的人都對香港有種美麗的想象-獲得財富改善生活的理想世界。

 

Wasi每年都會到世界各地,在南亞各地回收損壞的手機,並經香港帶回地進行復修與翻新,繼而再賣回本國;或者在不同國家提供修復手機的服務,但中間其實是運往深圳進行復修,以賺取利潤。

 

Wasi他希望家族成員能到香港讀書,學廣東話與普通話,以繼續擴闊公司的規模。三小時有限,我倆互相留下聯絡資料後相約於香港再重聚。

IMG_6580



背包客資料

象鳴威—呢兩個人熱愛大自然,到泰國尋找與大自然相處的方式。
旅遊貼士:
遊記分類 :
地區分類 :
泰國
洗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