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Count is 22050.


旅行日期: 2016/09/15 00:00

Day 4 赤塔站Chita(經停站)奇爾諾站Khilok(經停站)烏蘭烏德

Image may contain: sky and outdoorSiberian Railway 9Siberian Railway 12Siberian Railway 13Siberian Railway 11Siberian Railway 10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sky, cloud and outdoorImage may contain: sky and outdoor清早,一起床,便發覺已經到達了東西伯利亞的大城赤塔Chita。從車站往外望,便可看到市中心的教堂就在車站旁。由於俄羅斯鐵路的車站可以自出自入,不用查票,我一度想出站去近距離欣賞教堂,又因起床起得晚而怕火車很快便開走,只好帶着遺憾遙遙張望赤塔的市中心,回到車上。在火車上,一座名為5941公里站的小月台在眼前閃過,原來有些村莊小站會直接以在距離莫斯科多少公里來命名,可惜的是來不及拍照,列車便駛過了這站。

 

中午在奇爾諾站Khilok短暫下車散步後,看見Valera又玩起了我的口風琴,便忽發奇想,在西伯利亞教這位西伯利亞少年(他來自伊爾庫茨克)唱屬於他們的歌—我是一個西伯利亞人(正名為失暖王,由失戀王改詞而成),讓真正的西伯利亞人唱出他們無懼嚴冬的心聲,把高登及港式改歌文化引入西伯利亞。雖然他的音不太準,但表達了一個西伯利亞人作為冬天的冠軍傲視寒冬的心態,比Elsa唱出The cold didn’t bother me anyway更具有王的氣勢。(頭盔mode,多謝高登先,credit to 西伯利亞潮文作者,及把潮文改編作失暖王及明年今日版的巴打。)

 

Valera以超級無敵估歌仔的氣勢唱出西伯利亞人的心聲後,便邀請我及其他俄羅斯人打啤牌。可惜玩了一大輪,仍不知如何玩,只懂得跟着這些沒有俄羅斯人慣常的poker face而臉帶笑容的提示出牌,失去高登仔的霸氣。終於,來到了布里亞特共和國首府烏蘭烏德,和三天來陪伴我們的眾人道別,一弄好電話卡,便開始running man一般尋找市內各個特色建築及教堂。市中心的廣場,有着全球最大的列寧頭像,凝視着這座城市,Big Brother一般監察着市內每一人。共產國家,看來都有着相近的邏輯,喜歡建造一堆領袖雕像,如斯大林像,毛澤東像,還喜歡鬥大,彷彿愈大的雕像愈能表達出尊敬。附近的一群政府大樓,博物館,芭蕾舞歌劇院,則被列寧注視着內裏的一舉一動。沿着已被資本主義荼毒,開滿繁華商店的列寧大街,可以到達一座漂亮的聖母大教堂。感受完東正教的心靈洗滌後,可以回到列寧廣場蒙古國領事館旁的小巴站坐97號小巴前往Rinpoche Bagsha,一座為了在烏蘭烏德佔多數,信奉藏傳佛教的布里亞特人(蒙古人其中一個分支部族)而建的佛寺。寺內充滿中國及蒙古特色,有着中式瓦頂與裝飾及西藏式佛塔,在以東正教及俄式建築為主的俄羅斯可

說是另類。

 

黃昏,回到了廣場,一輪明月初上,夜愈深,月愈大,愈圓,愈明亮。這晚,是中秋佳節,外國的月亮確實挺圓,不知道俄羅斯人懂不懂得欣賞?看着天邊一輪明月,確會令遠在他鄉的遊子思念家中親友及香港那歡樂團圓玩花燈的氣氛。但是決定了要踏上這無盡旅途,便要無悔地走下去。踏上了連結着從烏蘭巴托開出的蒙古國際列車卡,前往伊爾庫茨克的區域列車,便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及明月,離開了這座城市。



背包客資料

The Railway Republican由熱愛研究不同文化及國際關係,以及獨自一人流浪的港大化學及社會學學生David,喜愛認識不同國家的朋友Gwendolyn組成,還有於位於葉卡捷琳堡的俄羅斯烏拉爾聯邦大學(之前於位於海參崴的遠東聯邦大學)就讀的中國留學生,熱愛攝影,旅行及俄羅斯文化的孫慶文於俄羅斯接應。三個人走遍過萬公里,尋找真實的俄羅斯。
旅遊貼士:
遊記分類 :
地區分類 :
俄羅斯
洗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