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Count is 22326.


旅行日期: 2016/09/19 00:00

Day 8 秋明站Tyumen(經停站)葉卡捷琳堡

Siberian Railway 22Siberian Railway 3Siberian Railway 23Siberian Railway 24

凌晨在秋明站下車散了散步,中午就到達了葉卡捷琳堡。這是一座俄羅斯第四大,地處歐亞邊界,因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在此被處死而聞名的城市。一來到這座城市,便坐着長途巴士來到了離市區40公里,於Perovouralsk邊緣的歐亞邊界界碑,體驗一腳跨越兩大洲的脫亞入歐的滋味。

 

回程本想坐大巴回去,但在公路飛馳的大巴看不到路旁揮手的我們,直接駛過。為了趕快回去繼續城市遊,我們決定嘗試截順風車(我第一次截順風車以失敗告終,在新疆塔克拉瑪干沙漠公路,只有一工人把我載往客運站坐大巴)。15分鐘後,終於有一略懂英文的吉普車司機願意接載,熱情的他主動在另一座較新的界碑停下讓我們拍照,聽到我們想去尼古拉二世所屬的羅曼諾夫家族的遇難地,更主動載我們前往參觀兼附上講解,再送我們回車站。這樣加零一的司機,是我們在這裡的天使,我們只能以一張香港夜景的thank you card報答。車站剛遇到有大學生及俄羅斯背包客主動攀談,找廁所亦有的士司機主動帶路,這城市對我們這些外國人真的很熱情。美中不足的是我手機容量不足,導致機件故障失去部分照片…只希望之後可成功修復。

 

晚上,在1905廣場和我們本來的第三名隊友慶文會合,他現在轉學到在葉卡捷琳堡的烏拉爾聯邦大學。他為了脫離只懂小圈子聚會的中國留學生圈子及中國這個令他失望的國家而來到這座只有少量中國留學生的城市留學。作為終於離開圍牆的留學生,他對香港及台灣年人的政治觀念十分理解,甚至認同。可惜他家人在國企工作,不能像他一樣遠走他鄉,他只想後代可以成功脫離這個國家。

 

晚餐後,他帶我到廣場附近及城市湖濱散步,欣賞這城市的璀璨夜景。在一塗有搖滾巨星的隊道,遇到街頭結他手在演奏。本想用一點零錢打發,但他卻特意為我們演奏一曲,盛情難卻下只好駐足欣賞。他一眾朋友在酒勁下展現渾身解數和應,其中一個玩a cappella模仿saxophone更加為俏為妙。這種氣氛使人陶醉,我亦不禁拿起口風琴回敬一曲海闊天空。只可惜火車不等人,否則這場街頭音樂會會繼續下去。

 

雖然後來在火車上醉酒鬧事的大叔影響了一點心情,但這城市的人的熱情,從學生,司機到歌手,都使我愛上這座城市。



背包客資料

The Railway Republican由熱愛研究不同文化及國際關係,以及獨自一人流浪的港大化學及社會學學生David,喜愛認識不同國家的朋友Gwendolyn組成,還有於位於葉卡捷琳堡的俄羅斯烏拉爾聯邦大學(之前於位於海參崴的遠東聯邦大學)就讀的中國留學生,熱愛攝影,旅行及俄羅斯文化的孫慶文於俄羅斯接應。三個人走遍過萬公里,尋找真實的俄羅斯。
旅遊貼士:
遊記分類 :
地區分類 :
俄羅斯
洗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