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Count is 22327.


旅行日期: 2016/09/14 00:00

Day 3 伊羅菲柏夫羅維奇Erofei Pavlovich(經停站)阿瑪什Amazar(經停站)莫高察Mogocha(經停站)切爾里舍維斯基Chernyshevsk(經停站)

Image may contain: 2 people, people sittingImage may contain: 2 people, people sitting and indoor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hatSiberian Railway 46

繼續在火車上的生活,仍有着無窮樂趣。在伊羅菲柏夫羅維奇站,打算買薯仔餃的我發現自己除了20盧布硬幣,就只剩下1000盧布大鈔,賣餃子的婆婆竟爽快地收下那20盧布,把原價50盧布的餃子賣給我(可能純粹是懶得找錢及趕收工)。經過阿瑪什站散了散步,到了莫高察站時,發現乘警不斷在車廂巡邏,月台上亦見不少警察穿梭,問了問月台上閒聊的英國人,才知道剛剛在列車的第一卡上有人吸毒被乘警發現,於是便被帶下列車交給當地警方。這一小小的驚奇(還不至於驚險)過後,趕及在開車前趕上車,便和鄰座的小孩遊玩。臨近中秋,我送了一個傳統的紙燈籠給他們玩,作為文化的交流。雖然他們看似聽不明白什麼是Mid-Autumn Festival,但他們的歡笑仍使我感到歡欣。我於是拿起包裏的口風琴和小孩玩,Valera見狀,問我借來玩玩,彈起了俄國名曲喀秋莎。作為回敬,我亦表演了香港名曲獅子山下及海闊天空(雖然已經用濫了,但仍不失為香港代表曲),港俄的文化交流,就透過這支香港的口風琴進行。

 

到了夜深,列車在切爾里舍維斯基站停靠,本來只是打算簡單散步及看看小食亭有什麼賣,卻發現小食亭傳來一陣喧嘩,原來一伙警察正在逮捕一男子,周圍的人除了部分好奇地旁觀,其他人也沒有多少反應,可能是俄羅斯文化中的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心態及別惹上警察的文化作祟。看着疑犯被粗暴押至車站一小屋,我問身邊那會說一點英文的韃靼人及Valera,他們只平淡地道這就是Russian criminal及mafia,看來他們已經司空見慣。在這不知是否7名警察關上門前,突然發現他們在屋內那暗角對疑犯拳打腳踢,屋內傳來陣陣警察的打罵聲及疑犯的咒罵聲,這些聲音很快被進站的列車蓋過。雖然在香港及大陸我亦見識過警察打人(作為雨傘革命其間的急救員我見得多),我仍對警察明目張膽地打人及路人的冷淡態度十分驚訝,在俄羅斯這個威權主義國家,疑犯(還未經法庭裁定的人先會推定無罪)的人權完全被忽視,被人拳打腳踢仍無人理會,可是就算我身為國際特赦組織的會員,我亦不敢在言語不通的情形下干涉,以免惹上麻煩及官非,甚至被這些戰鬥民族的警察轉而對我用刑。我唯一敢做的,就是遙遠偷偷地在暗處拍下他們。看來,在人們的冷漠及怕事下,俄羅斯的人權狀況好一陣子也不會有改善(對不起,我亦是怕事的一員)。

 

帶着懼怕上回列車,那三名韃靼人邀我們同座,原來這天是他們其中一人的生日,我於是立即送上一張雨傘革命其間朋友設計的明信片作為生日卡,並解釋了明信片上拍下的是什麼樣的運動。他們更請我們吃dark chocolate及vodka,可惜我滴酒不沼,只能以橙汁代酒來一起慶祝。我們一直聊到被乘務員趕回去睡覺為止,但友誼卻長存彼此心中。



背包客資料

The Railway Republican由熱愛研究不同文化及國際關係,以及獨自一人流浪的港大化學及社會學學生David,喜愛認識不同國家的朋友Gwendolyn組成,還有於位於葉卡捷琳堡的俄羅斯烏拉爾聯邦大學(之前於位於海參崴的遠東聯邦大學)就讀的中國留學生,熱愛攝影,旅行及俄羅斯文化的孫慶文於俄羅斯接應。三個人走遍過萬公里,尋找真實的俄羅斯。
旅遊貼士:
遊記分類 :
地區分類 :
俄羅斯
洗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