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Count is 24532.


旅行日期: 2016/06/21 00:00

Backpack不是蜜糖罐

Poson Day狂歡過後,街道寂靜無聲。旭日燃起第一線光,吉普車的引擎聲劃破了寧靜,車上的我們頂著沉重的眼皮,向Yala National Park進發。論Safari的規模和動物的種類,非洲大草原肯定是獨步天下。但斯里蘭卡的草原應許的,是另一種的美。太陽倒影在大大小小的湖泊上,微風輕拂著水晶般的湖水,水牛、孔雀、白鷺、小鹿和鱷魚都寫意自在地喝水曬太陽,時間彷彿凝固了,拒絕前進。 我們凝望著恬靜的湖泊和平坦的草原,幾天的操勞洗脫一空,心中只想暢快地睡上一個午覺,享受一刻的寧靜。

IMG_5605

IMG_5606

吉普車的引擎聲再次響起,是時候回到Tissa了。吃過簡單午餐後(當地中國餐館的外賣炒麵能有多可口,哈哈)就到巴士站趕乘下午2時開往Ella的直通巴士了 。 豈料,這天是Poson Day翌日,巴士司機都不上班,直通巴士停駛了。我們只好乘另一輛巴士,到中途站再轉車到斯里蘭卡中南部的巴士大站Wellawaya, 從Wellawaya可乘巴士到今天的終點Haputale。研究過 google map, 第一程巴士要坐上至少兩個小時,我們就安心地在車上休息了(我是醒著的)。那知過了一小時,巴士上的conductor忽然催促我下車,上前面的巴士到 Wellawaya。我只好帶著還在朦朦朧朧中的隊員們在荒涼的公路旁換了車,繼續乘著風在山林中奔馳。

抵達Wellawaya,看看手錶,下午4時30分。站長告訴我們途徑Haputale的322/2巴士會在5時半開出,看見附近的Food City超級市場,我們便興高采烈地吃雪糕去了,還到小店裏給Marcus買了塊布,學著當地人般圍在腰間作布裙(當地人叫sarong)。5時15分,我們回到巴士站,站長不見了,倒換來兩三個tuktuk司機,慫恿我們改坐tuktuk,   被我們拒絕了。5時半,不見322/2巴士,我們不以為意,反正班次誤點在斯里蘭卡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Tuktuk司機卻改了口風,說322/2的尾班車已經開出,今天沒有5時半的車到Haputale了,我們繼續堅信這只是網上所說的兜客伎倆。5時40分,我開始急了,去問在小店裏賣零食的,竟得到和tuktuk司機一樣的答案。我氣了,心想他們肯定是合夥的(現在想想可能不是),我要自己去看個究竟。

走到站的外頭,還真看見一輛322/2巴士!我衝上去,對巴士conductor只管喊 「 Haputale? Haputale?」Conductor揮手叫我到前面的站去等上車。我興奮地跑回隊員們等著我的地方,大家立刻背上背包就打算走過去了。這時候,322/2卻緩緩地向著我們方向駛了過來,我們便站著不動,豈料剛才兜客的 tuktuk 司機卻對著conductor大聲說了幾句話,conductor 又應了一句,我們就眼睜睜看著322/2忽地開走了。我們開始慌了,幸好想到可以根據原訂計畫先乘車到 Ella,再轉火車到 Haputale, 於是我隨便向著一個陌生人不停地說「Ella, Ella」,那人示意我們趕快上前面一輛正要開的巴士。我一上車,就問conductor我們有可能趕得上Ella晚上7時55分開出的尾班火車嗎。Conductor人很好,不停安慰我們巴士晚上7時正就會到達火車站,他也會著司機盡量開快一點。這輛巴士是我們在斯里蘭卡坐過最殘舊的車,卻開在旅途中最曲蜿險峻的公路上。

R0450347

夜色漸濃,沿途還經過瀑布和茶園,朦朦朧朧中透出山明水秀,但我無暇欣賞美景,只懂在車每拋一個彎的時候死命抓住扶手和背包,默默擔心趕火車的事宜。6時55分,巴士停在漆黑的路旁,Conductor告訴我們下車向右走一段路就是火車站了。我當堂放下心頭大石,心想時間足夠有餘,還可以吃個飯才上車。買票的時候,Marcus多問了一句火車什麼時候開,站長竟說「 In five minutes」。我嚇了一跳,然後看看票站旁的時刻表,牌子上在開往 Haputale的尾班車一列上,臨時貼上一張小小的白色Label  紙,上面寫著18:53 。那時候,是18:58 。假若沒有中途換車,假若沒有上往Ella的車,假若火車沒有遲到十分鐘,我們這天晚上是流落山頭的了。

R0450266

上了火車,我的腎上腺素終於回落下來,幾乎馬上昏睡,因為知道到了Haputale就等於安全了,打個車就可以到民宿。聽說火車沿途很浪漫,民房的燈光散落在漆黑的夜空,可以幻想自己正在穿過無盡的星空。下車後,雖然疲倦但還算心情愉快,看到火車站外的小食店才想起大家都餓了。秋怡突然驚叫一聲,原來是隻狗圍繞着我們討吃的。Joanne於是提議先別在這裡買,免得小狗一直跟著我們。走到大街,街口一排 tuktuk 司機湧上來,我們只說買完東西就過來。正在等餐廳準備食物的時候,一個自稱是surfer、束辮子的男人走了過來,滿口酒氣的纏了我們好些時間,著我們到他的民宿去住,去喝酒,我們同樣是禮貌地一一拒絕。這時候餐廳東主Ashad毛遂自薦,說他有兩架Tuk Tuk可以載我們一行五人到民宿,我們見餐廳收費合理,稍稍議價便成交了。

找到Tuk Tuk司機、議好價,該沒事了吧?最危險的部分才剛剛開始。我們就跟著Ashad走到剛才經過的街口,原來小街裏泊了一排的 tuktuk 。我安排 Elaine和Marcus上了Ashad的車後就跟Joanne 和秋怡就上了Ashad所示的空tuktuk。一上車,一大群 tuktuk司機就像餓狼看到被困的綿羊般爭相把頭湊過來,把我們坐著的tuktuk包圍了幾層,漆黑中我只看到無數隻睜得好大、白中帶黃、帶著野性的眼睛、一排排也是又白又黃的牙齒、聞到陣陣令人作嘔的強烈酒氣。他們不停說「 This tuktuk no driver, come to my tuktuk」。我大喊「 Who is the driver of this tuktuk?」大家都說「no driver, no driver」。Joanne堅決地跟著喊「We will wait for the driver in this tuktuk! 」過了半分鐘,不見有司機上車, 打了幾遍Marcus的電話,該死的,他一個都沒有接。我慌了,腎上腺素又一下子飆升。

正在我們三個嚇得動彈不得之際,那個自稱surfer的醉酒男人突然殺出來,對著那群嘈吵的酒鬼tuktuk司機大喝「Why you always like this to my friends? Why you always like this at my place?」那群餓狼竟然安靜了一秒,surfer趁機把頭湊了過來,很急速但冷靜地對我們說「You have to trust me. You think they will bring you to hostel?  You don’t know where your friends are. Find your friends. Find police.」我頓了一頓,他的話彷彿大力踢了一下我停擺的腦袋般,讓我意識到自己身處險境,於是跟 Joanne秋怡說,無論如何我們不能坐在這裡被困住,我數一二三就拉著手下車衝出重圍。

我們用盡全身的力氣突破包圍,跑到街上出了去 ,surfer一直領路,說 find police, find police。我一邊跑,腦海只是不停浮現Elaine Marcus被拐走的情境,一邊不停禱告一邊想如果我可以再看到他們我會抱著他們大哭。突然,在漆黑一片中,我聽到清澈響亮的一聲高喊:「葉祈楓!」我的心大力跳了一下,然後一手拉著Joanne一手拉著秋怡就向著聲音的來源直奔。 原來這時候已遠去的Ashad感覺不妥,便折返尋找我們,我們離遠看到Elaine焦急地指著旁邊的tuktuk叫我們快上。還未坐好,tuktuk就高速開走了。Joanne開著google map監視tuktuk的駕駛方向,我不停打給Marcus, 卻還是聯繫不上。開了大約二十分鐘左右, Joanne驚叫tuktuk已開過了地圖上所示民宿的位置。在質問下,司機只是不停說「  I know the place, I know the place」, 還問我們 「 Are you very tense?」。一幕幕被綁架到深山賊店的場面又出現在我腦海裡,幸好過了一會兒,tuktuk就停了在一間民宿的大門口, Marcus和Elaine已經站在那裏。

Marcus一看到我們就說tuktuk司機幫我們問了,民宿沒房。我又嚇了一跳,心想會不會是司機弄鬼,明明訂了,怎麼可能沒房。 Marcus和 Joanne再去確認,原來是誤會,民宿老闆也親自領我們進了一個很大很grand的民宿「大堂」。我搶著問「Where is our room ?」老闆竟說 「This is your room!  」我第一反應是這肯定是佈局,明天結帳的時候就敲我們竹槓,因為在 booking.com訂的明明是「六小床家庭房」嘛。我有點凶地問「 What is the price?」老闆說「Same as booking.com!」秋怡接著問「42 USD (HKD 325)?  」「 Yes!Come, I will show you your rooms!」原來所謂的「六小床家庭房」,還包大堂,飯廳、三間睡房、三間浴室、五張 King size 「小床」、 一張queen size 「小床」、全木家俬,整個「家庭房」活像歐洲貴族在非洲殖民地建造、用來打獵季節住的豪華 Bungalow。想起假若沒有遇上討吃的小狗、Ashad先生、和那梳辮子的酒醉surfer,我會身處這燈火通明的總統套房嗎?我一陣暈眩,連人帶十公斤的背包,跌坐在身後的高級真皮沙發上。


Backpack不是走進甜滋滋的蜜糖罐,決定背上背包走的那刻,便要準備好品嚐旅途中的甜酸苦辣。



背包客資料

五個醫學生,五個大背囊,與一個神奇的南亞國度。
旅遊貼士:
遊記分類 :
地區分類 :
斯里蘭卡
洗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