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004

又去柬埔寨?服務唔係咁簡單

背包客資料

又去柬埔寨?服務唔係咁簡單
【對了,這是一個去柬埔寨的Trip。但不義教x不探孤兒院x不做任何建設】 你有聽說過柬埔寨的孤兒院公益旅行嗎? 小王子說大人愛看數字:由2005年至2010年計,柬埔寨孤兒院竟75%的增長。活在孤兒院的孩71%仍有父母在生(Forbes, 2013;Unicef, 2012)。同期,外國旅客入境人數亦有2.5倍的增長。如抱著更多義工去幫忙能舒緩孤兒問題、或更多消費可以刺激經濟改善⺠生的邏輯思維,照道理孤兒院數應該減少。現況剛好相反,不減反增,正正反映出國際義工的參與成效有待商榷。愈來愈多人推公益旅行,探訪孤兒院變成必到景點之一,對孤兒院的「需求」大增。因著國際義工或旅客的住宿膳⻝開支及捐款,探訪孤兒演變成一樁收入可觀的生意,孤兒院愈開愈多。例如:Tuk Tuk(柬埔寨日常交通,類似計程⻋)司機會向你推銷20美元的「探訪孤兒院一日團」,帶旅客到5間孤兒院參觀連午餐(Forbes,2013)。孤兒院其實是孩子最最最壞情況下的選擇…… 想告訴大家,柬埔寨只是一個例子。我們不是想在雞蛋裡挑骨頭,背後做了很多很多research,不忍心看到*好心做壞事*相信沒有一個Service Trip是這樣。 #多謝大家睇到呢到 在近幾年發現身邊各院校同學均躍躍欲試的跑到東南亞進行服務,在大社會強推「全民公益」的同時, 我們想做一條鮭魚,逆流的想大家「停一停」✋ 走到前線「想一想」人們的真實需要是甚麼。今次我們到訪柬埔寨並非進行前線義工服務,而是研究海外義工於當地服務的成效與模式、與當地紮根的兒童機構探討宣揚可持續性服務的方法、瞭解當地人如何一步一腳印地打擊孤兒院旅行業化的問題,思考如何合作,將這些帶到香港。
2016-05-29
IMG_8883
好食唔好食係靠角度 | 柬埔寨
同一款食物,不同角度,不同味道
分類 : 識飲識食
2016-05-30
D04A4659
先學習後服務之 「離開是為了不用再回來」 | 柬埔寨
柬埔寨需要嘅係一個無外來義工就維持唔到嘅服務模式?只有施贈嘅短期服務喺"了解"過後volunteer又可以做到乜呢?
分類 : 他的故事 友情交流 奇遇歷程
2016-05-31
DSC04013
孤兒院旅遊議題唔係咁簡單-親身體驗篇 | 柬埔寨
考察真假-網絡上的文章和片段中所說的柬浦寨孤兒院旅遊問題
分類 : 他的故事 友情交流 奇遇歷程
2016-06-01
DSC04255
Spark of the Daysssss (先學習後服務) | 柬埔寨
考察來到第五天,我們拜訪了兩間機構,分別為Childsafe Movement 和PEPY -Ayana。每天晚上,即使多疲憊,我們都會就議題討論。每個人的分享讓我們發現思考的盲點,開拓新的觀點。 一人一句總結Orphanage Tourism議題
分類 : 他的故事 友情交流
2016-06-02
D04A5452
因為你而去柬埔寨 | 柬埔寨
兩年前,我們第一次看到Childsafe Movement關於孤兒院旅遊的海報。當時,我們已經有打算他朝有一天我們一定要拜訪他們,親身與他們討論這個議題,確認它的真實性、嚴重性等!我們終於碰面了!夢想成真的感覺☺️
2016-06-03
D04A6195
服務唔係咁簡單 – 考察香港學生服務於當地成效 | 東南亞
香港人係柬埔寨起咁多學校,其實成效係點?我地去左考察當初由學生自發搞嘅Project Little Dream,睇睇有勁:b
分類 : 他的故事 友情交流
2016-06-04
D04A5512-1
不是他的 是他們的故事 | 柬埔寨
我們此行就是去研究當地孤兒院議題。碰到最多的除卻各個NGO的工作人員外,就是小朋友。 所以今天我想跟大家說說讓我印象最深的幾個小朋友。
2016-06-05
WhatsApp-Image-20160609 (2)
停 電 O M G | 柬埔寨
搭完Overnight Bus,想補眠,點知SIEM REAP大停電同停水!點 算 好 ?
分類 : 奇遇歷程 識飲識食
2016-06-06
WhatsApp-Image-20160606
STIR 看世界世界 – 吳哥窟之行 | 柬埔寨
STIR 看世界世界 - 吳哥窟之行 清晨時分,我們一眾團員整裝待發,希望能在有生之年一睹吳哥窟的日出及考察這片千多年歷史的遺址。 STIR 搞作 FB: https://www.facebook.com/stirimpact
分類 : 傳統習俗 城市地標
2016-06-07
DSC03718
帶著滿滿的疑問來,也帶著滿滿的疑問走 | 柬埔寨
如果你有看過我們第一篇遊記,今次我們到訪柬埔寨並非進行前線義工服務,而是研究海外義工於當地服務的成效與模式、與當地紮根的兒童機構探討宣揚可持續性服務的方法、瞭解當地人如何一步一腳印地打擊孤兒院旅行業化的問題,思考如何合作,將這些帶到香港。 但是,「我們帶著滿滿的疑問來,最後卻發現許多問題都沒有答案。」